脑瘫“神童”的幸福时光

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17日 浏览次数: [字体: ] [打印文章]

托尔斯泰曾说过: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”何谓“幸福”,每个人的诠释是不一样的,而有些幸福是需要去守护、去灌溉的。一个如山般沉稳的父亲,一个如海般温柔的母亲,一个被称为脑瘫“神童”的儿子,让我们走进这一家人的幸福时光。

“最美家庭”李管彦平与妈妈管萍亲昵合照2.jpg

李管彦平与妈妈 管萍合照

“最美家庭”李管彦平在电脑上浏览自己的翻译文档2.jpg

李管彦平在电脑上浏览自己的翻译文档 实习记者 郭旭 郭雨涵 摄

所在街道社区推荐他们为“最美家庭”,在于他们对人生的坚持,不放弃;主流媒体频频报道他们的故事,称其为难得的新闻好素材,具有正能量的传播故事;身边人说他们这一家子,有苦有难有辛酸,但更多的还是当下的欢笑和幸福的未来。李管彦平一家,真实地诠释着细腻情感下的冷暖人生。

媒体追捧 是另一种激励

今年6月,本报一篇《一个脑瘫“神童”与母亲的故事》,让管萍母子受到了媒体的关注。8月4日,记者再次上门采访时,母亲管萍依旧热情地打着招呼,用手势表示正在接电话,希望记者等待一下。与此同时,儿子李管彦平告诉记者:“这已经是最近第5通预约采访的电话了。上次南岸报报道后,重庆电视台的栏目组马上就过来采访了我们。”

中国日报、重庆日报、中央电视台十二频道、浙江《中国梦想秀》栏目组……李管彦平一一罗列出最近接受采访的媒体。没有兴奋,倒是有少许的疲惫夹在语气中。

“每天电话一响,不是媒体约采访时间,就是直接电话采访。周而复始,我的一成不变反倒让我感觉无话可说。”李管彦平觉得自己的故事就是这样:两岁确诊的脑瘫患者,母亲辞职,父亲支持,父母的不放弃让自己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惊人的变化。“如母亲所说,上帝关闭一扇门,却为我打开了一扇窗。”硬地滚球获得的荣誉,自学英语取得的成绩,英文翻译、歌曲创作的认可,让这位脑瘫患者被赋予“神童”的称号。

越来越多的媒体追捧,让李管彦平倍感压力。面对急于想再出佳绩的李管彦平,管萍反而很轻松。“以前我‘鞭打’他上进,如今,记者同志们帮我‘催促’他。”管萍每天给儿子“洗脑”,她总戏称:“你现在是公众人物,要以身作则。”

面对别人的质疑,管萍不在乎,她认为只要不伤害到家人都无所谓,“有人说我们炒作,我心想我炒作这些有什么好处呢?是可以让各大医院免费医治,还是社会好心人士大量捐款给我们?都没有。”急性格的管萍很平静地说着这些心里话,“反而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有一个脑瘫儿子。接受采访的目的其实很简单,就是希望让更多同我一样拥有脑瘫孩子的妈妈心里有希望。”

管萍害怕当初面对儿子脑瘫的迷茫,也讨厌寻找治疗的艰辛路,她希望通过媒体的力量,让同她一样的妈妈们找到方向,不要轻易放弃新生儿的生命,也不要惋惜自己的命运。管萍专门做了训练李管彦平运动的光盘,有患者家属打电话询问,她除了热情地回答提出的疑问,还会主动提出送上自己做的光盘供参考。

回忆往事 冲动下的“诙谐”

每个脑瘫患者的背后总有几段辛酸的故事让人黯然泪下,但性格开朗的母子俩认为,“苦日子”和眼泪并不是标配。他们每天都是“吵吵闹闹”的开心,就算回忆不开心的往事,都会用“诙谐”的方法,在笑声中看淡一切。

管萍回忆起最艰难的那段日子,李管彦平正值青春期,十分抗拒锻炼,不太听话。“他会用实际行动来抗议我们,比如打死不起床,不愿意出门等等,我看着这些小孩子行为,真是又气又好笑。”李管彦平听着母亲讲这些往事,脸红地大呼:谁没有青春呢?

更“幼稚”的是,李管彦平自杀过。“他成天嚷嚷不锻炼,我们以不理睬的态度回应他。有一天,他做了件错事后,我语气略重地说了一下他,他害怕老爸晚上回来也批评他,就想着自杀了。”

管萍记得儿子当时正在厨房里用最不锋利的刀试图割手腕,她看见后,没有如儿子期望的上前阻止,而是拿出磨刀石,对儿子说:“要不我帮你把刀磨锋利点?”李管彦平蒙住了,他想不通为何深爱自己的母亲却要支持自己。

早已看穿儿子心思的管萍,不愿意给孩子讲太多的大道理。这样的威胁,她用听起来诙谐的方式告诉儿子,想死太容易了,活着才是真难。放下刀后的李管彦平再没有做过类似极端的事情,他逐渐开始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,用高标准要求着他,如常人般看待,“当时只是年少不懂事。”

“真空”世界 身后的沉默者

在各大媒体的采访中不难发现,家庭角色里只有母亲管萍和儿子李管彦平,母子俩的“真空”世界里,爸爸去哪儿了?

父亲李彦,在重庆交通科研设计院工作。谈及不常出现在媒体视角里的父亲,李管彦平收敛了往日的“嬉皮”,很严肃地介绍着他的父亲。“我从不跟爸爸撒娇。”在他心里,父亲虽不像母亲容易亲近,但却如山一样岿然在身后默默地守护。

李管彦平日常需要做大量的运动来舒展四肢,天气好到操场上练习,天气不好也必须要在家里“蹬”康复自行车。从2斤8两到80多斤,抱李管彦平坐上自行车的工作一直由父亲承包。有几次因为李彦加班耽误,瘦小的管萍不得不自己咬牙抱儿子坐上康复自行车,为此,作为父亲李彦感到很愧疚。管萍说:“没有什么好愧疚的。我只是做了天下的母亲都会做的事,李彦他一个人也默默地承担着生活的重担,是我们家里的顶梁柱。”

经常加班的父亲,回家后总习惯第一时间躺在床上休息片刻,李管彦平有时会效仿母亲为父亲按摩。“丈夫工作忙,早出晚归。平时在家里唯一的休闲就是‘躺着’,这样躺着只是为了后继有精力能够帮助我在家照顾孩子。”管萍心疼工作劳累的李彦,尽量地不让李彦操心家里的琐事。儿子就在这样父母的“接力赛”中健康快乐地成长。

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原本就有缺陷,不训练,怎能如常人般生活?”管萍坚持自己的原则,每日一如既往的带着李管彦平训练,看着他“怪异”的行走,督促他完成“骑车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