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文物的“春天”来了

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17日 浏览次数: [字体: ] [打印文章]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建筑像与阳光、鲜花一样让人雀跃的存在,建筑自身体现着美,令人赏心悦目。当时代变迁,社会发展,文明进步,建筑坚挺着,感受“命运”的不断变换,一如我区黄葛古道旁的邮政总局。

2017 年8月15日,南岸区海棠溪街道老邮局, 一位市民正在参观邮政总局旧址。.JPG

一位市民正在参观邮政总局旧址

邮政总局有了好“归宿”

2017 年8月15日,南岸区海棠溪街道老邮局,邮政总局已列为南岸区文物保护单位。.JPG

邮政总局已列为南岸区文物保护单位

或许修建邮政总局的人从来没想到,邮局的“命运”会如此精彩。“这快有百年的老房子终于有了好‘归宿’。”得知位于海棠溪街道敦厚中段43—50号的邮政总局在年内会被打造成为影视基地,敦厚街社区负责人发出这样的感慨。

改变邮政总局当前“命运”的是在我区注册的海棠集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。“我们将和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先锋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一起联手,将这里打造成为影视基地。以后这里会有不少剧组前来取景拍摄。”该公司负责人刘小龙介绍。

两楼一底,面阔4间,进深3间,中西式砖木结构建筑,房顶为重檐歇山式屋顶,原铺滚筒瓦,后改铺石棉瓦,墙为青砖砌成,大门外右侧为廊,有三根木柱,楼梯、地板均为木制。原就是抗战时期修建的房屋,原就透着几十年前的气息,原就与时代一脉相承,“这样的建筑用作影视拍摄,多了一份真实,少了一份造作。”刘小龙谈及把邮政总局改成影视基地时谈道,文化产业是当代人越来越重视的精神粮食。将文物建筑改成影视基地,这样的文物变更方式已得到越来越多的采纳和推广。

闪烁着时代信号的传声筒

2017 年8月15日,南岸区海棠溪街道老邮局, 邮政总局的大门。.JPG

邮政总局大门

静静的,没有人过问,在邮政总局旧址,只有树木与之相伴。和所有的邮局长得一个样,邮政总局正门是一个标志的拱形门房,这样的修建方式让人一眼看出这里已不再“年轻”。破败的门窗提醒着来者建筑物存在着安全隐患,绕着房子走一周,只觉荒凉。

但在上世纪抗战时期,这里却是另一番光景。据区文管所提供的资料,抗战时期,邮政储金汇业局和邮政总局先后迁来重庆,因当时重庆成为政治经济的复兴中心,人口大量内移,邮政设施的重心也从原来的东南沿海转移到西南地区。

为了保障邮政业务的顺利进行,邮政总局将前方和后方的邮政业务进行了划分管理。通过这种方式,极大方便了推行政令及管理。邮局增多,邮运繁剧,邮工人数也大量激增。西南各省邮局所增新人,就达一万人之多,占据当时全国邮工人数的四分之一。

来来往往的邮工在邮政总局里进进出出,政府的信息,家庭的消息,爱人的话语在这里不断传进传出。这个位于黄葛古道旁的邮政总局成为了那个时代的传声筒。

40年的居民楼与近期的“狗房”

2017 年8月15日,南岸区海棠溪街道老邮局,邮政总局附属楼。.JPG

邮政总局附属楼

匡娅,今年49岁,如今住在敦厚中段118号。“十几年前从邮局里面搬出来,至今都怀念生活在里面的时光。”匡娅说,冬暖夏凉是最直观的形容词。

改革开放时期,邮局变身为长航宿舍,有20多户人家,老老小小近百人住在里面。从大门进入是偌大的客厅,客厅左侧还保留着壁炉。匡娅回忆起儿时,像她这般大小的孩子总在客厅里玩耍嬉闹。大人们过上过下,忙前理后,时不时的对他们微笑,时不时的吼上几个顽皮的孩子。“那段日子是人生最美好的记忆。”

传统的小洋房建筑,洋气十足,让当时住在里面的人得意不少。大家都尽心尽力地保护着这栋百年老房,却也免不了对它的“伤害”。记者了解到,曾经都是烧火做饭,烧水洗衣,几十户人家挤在里面,屋子里面的墙面早就被烧得黑黢黢的了。

随着社会发展,当里面的居民因拆迁从“洋房”里搬出来,没人管理的老建筑顺势住进了一群流浪狗。黑黢黢的房间,令人肝颤的狗吠,让邮局周围无人敢靠近。“当时邮局里养了28条狗,大的小的,残疾的健康的,”流浪狗爱心人士杨阿姨说,当时把流浪狗集中在老建筑里也是无奈之举,其实养在邮局里存在着卫生、安全等隐患,但想着关在这里,不打扰其他居民,就在邮局里养着了。

2017 年8月15日,南岸区海棠溪街道老邮局,缺少维护门窗和屋顶损坏严重。.JPG

因缺少维护,门窗和屋顶损坏严重

2017年春夏之交,一张张陌生的面孔面对着无人问津的邮政总局不停指划着。随后,流浪狗和它们的主人搬到了不远处的拆迁房里,有了自己新的收容所。初夏的时候,一群工作人员开始清理前往邮政总局的道路。8月7日,一张黑字白纸的告示贴在了邮政总局旁边的电线杆上。告示上清清楚楚地写着:由于要进行文物修缮和园林建设施工,请当地村民停止耕作。刘小龙表示,今年年内将把邮政总局修缮完毕,打造出来,投入影视拍摄中。

老文物的“春天”来了。邮政总局在今年,要开始自己的新“命运”。